祁黑QHQ

这里小黑~全名祁黑w
沉迷bsd和刀剑乱舞无法自拔,有时候在凹凸和东方和第五人格坑里
现在主吃织太(可逆),太中,敦芥(可逆),社乱,瑞金,雷安,咏唱组,杰园,清安(可逆),一药,三日鹤
无洁癖无雷点
欢迎大家来勾搭扩列w
头像来自我家cp鱼@^v^!
请吹爆她!!!

果陀音乐节第41曲
BGM:蜉蝣das
因为身在外地所以手上没有合适的笔
对不起组织噫呜呜呜呜 @果陀甜品屋
本来想表达陀思对之后将要腰斩果戈里的愧疚和不舍吧……
是一把小刀
但是垃圾的我并不会画画(跪)
请诸位原谅!
下一棒:找不到了啊啊啊(意念艾特)

【织太】记忆到站。

噫呜呜呜呜超感谢方悔的!!!你真是太好惹噫呜呜呜呜

方悔_实力眼瞎中x:

赠予 @祁黑QHQ 非常感谢学妹对我的支持和鼓励!你真可爱真治愈我好喜欢你【】


日常OOC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“我们失去的东西也会难过地想要找回我们吗。”——帕蒂·史密斯《时光列车》








织田作之助遗失了一支钢笔。




并不是多么名贵的笔,只是已经停产的老古董。但是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随身携带并使用它,甚至设想用它写完自己心心念念的小说——可以说,织田作将这支普通的钢笔视若珍宝。




何时何地弄丢的?是在家里、在执行任务途中、还是别的什么地方?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。夜晚在Lupin和朋友们小聚时,他也只是无言喝着闷酒。




“织田作,心情不好?”太宰治敏锐地察觉到友人的异样。




织田作摊手:“弄丢了一支钢笔。”




“一支钢笔?”




“从少年时代起就在用的,陪伴了我好几年。”




坂口安吾表示理解:“完全明白你的心情。”




织田作问两人:“可曾遗失过什么珍爱之物?”




“有啊,比如说漂亮女性的电话号码……”




“太宰君,麻烦你认真审题好吗。”安吾的眼镜险些滑下鼻梁。“织田作先生,需要你教教他什么才是真正的珍爱之物吗?”




“……”好像很符合太宰的风格,织田作想。




“不过,我倒也有哦。”




安吾的话将两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,“在加入黑手党之前,能够让自己活得随心所欲,名为‘自由’的东西——终是被自己搞丢了。”他自嘲地笑道。




“要说失去自由身的话,我也一样。”织田作啜饮烈酒,“困居在黑手党中,心却向往着海边。”




“我们的干部大人可是自由的?”




“我?”太宰侧过脸微笑,“我当然是自由的。”






太宰治说了谎。从见到森鸥外的那一刻起,他注定堕入黑暗,万劫不复。




森鸥外曾经饲养了一对金丝雀。太宰治隔着雕花鸟笼,望向那两只可爱的生灵,也一度心生喜悦。




有一次,森鸥外打开鸟笼,放出了一只金丝雀。小鸟在他的掌心中,丝毫不显恐惧,仍然欢叫不已。太宰治忍不住伸出手,摸了摸它的羽毛,柔软的,像是在抚摸一颗稚嫩的心。




“太宰君,这是生命。”




森鸥外松开手,金丝雀扑棱着翅膀,朝窗外飞去。太宰不解地看着森鸥外,对方回以微笑。




“另一个答案,就由你来寻找吧。”




正值盛夏,接连不断的雷雨天气对无依无靠的幼雏而言无疑是个挑战。几天后太宰治淌着雨水,在楼下发现了那具小小的遗体,还维持着振翅的模样。




他仿佛能听到森先生在他耳边低语:“而这,就是死亡。”




他是囚鸟,笼内苟且偷生,笼外不得好死。






与织田作和安吾告别后,太宰漫步到公交车站。末班车早已开走,不过他的目的并不在此。




离站台不远处,有一片小树林。那只早逝的金丝雀被他埋葬在这里,像是埋葬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。




而今想来,太宰治大概就是这时丧失了自我吧。




他作茧自缚,将人拒之心门之外。谈何自由。




华而不实的鸟笼被撤掉,森鸥外的目的已经达到。这些年来,这对金丝雀一直在太宰治心上盘飞,投下年少的阴影。




穿林而过的风拂过太宰治的脸颊,他转身离开了这片伤心地。






“人总是会为失去什么而难过啊。”




“是呢。”




“反过来想,被我们弄丢的东西也会难过吗?”




自由……太宰治想,那东西就像飞鸟一样可望而不可及。也许他只是在害怕失去呢——他可以听见那只小鸟叩击窗户的声音,它的脆鸣……而他只是在紧闭着的心之宫殿里自欺欺人。




什么时候开始产生动摇了呢?自从和织田作之助相识,到后来坂口安吾的加入,太宰治好像不那么彷徨了。他们秉着黑手党的优点,深谙彼此但从不介入。隔着玻璃屏障,太宰治隐约察觉,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活着。




契机如星火,不足以驱动他走出牢笼。最后关头促就太宰治的竟是友人的死亡。织田作之助追求了数年的光明,最后难免终结于枪下。




可是他为什么露出了笑一般的表情。




“去救人的一方吧。”




“我清楚,我比任何人都清楚。”




外面的世界不乏艰险,难免有人为之付出代价。那是值得的,好过怀着遗憾了却此生。




继那只死在狂风暴雨中的金丝雀之后飞出那片小天地,在这个世界下落不明的那只小鸟,此时此刻终于回到了太宰治身边。




“……我知道了,我会照你说的去做。”




太宰治忽然想起那天在Lupin,织田作之助说:“如果二者都为离开彼此难过而努力寻找对方的话,电话号码也会接通正确的人,自由也会失而复得,旧梦也会死灰复燃。”




——正是如此。






逃离黑手党的第一个夜晚,他没有回家,坐末班车拐到了Lupin。店内一切照常,只是不会再出现两个人的身影。太宰治坐下,瞥见了吧台处一支钢笔,看起来使用很久了,笔身失去了光泽。




“老板,这支笔是……?”




“今天大扫除时从吧台下扫出来的,不知道是谁的,说不定被猫叼去玩了。”




——我们失去的东西也会难过地想要找回我们吗。




太宰治紧握着钢笔,犹如握紧一个宝藏。泪水久违地充盈眼眶。


-end-

昨天漫展和天使们集邮!
超超高兴啊啊啊啊!!!
下次还要一起去!

送给我的小可爱(๑• . •๑)
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天使!
@^v^

你点的宗教pa芥芥 @某丧
(作者已经因为画画太丑被关起来了)

我我我我超激动!
鱼我们组cp吧!
在下以身相许!

^v^:

给宝贝儿的印象图 @祁黑QHQ 给大佬递茶钢琴大佬晚安

送给你!!!
对你的印象绘w
你就是天使!!!
@^v^
(鹤球在下马上画!)

我我我我能说什么?
太好看了!(。・ω・。)ノ♡
跪地!
旋转打call!!!
超爱你了!

^v^:

@祁黑QHQ

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(doge) @某丧

毕业典礼,开心ヽ(○^㉨^)ノ♪ @是你的小祖宗林  @下雨滴滴鴨鴨  @某丧
(顺便说一句啤酒真好喝,嗝)